最新公告:

网群:千龙网青年2020哪里可以签到领红包频道???紫光阁青年2020哪里可以签到领红包频道
研究会

他们的故事感动了80多年后的这些80后、90后

2019-07-05 14:54:15 | | 打印 | 字体:

? ? ?根据苏区时期发生在瑞金的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《八子》近日上映。我们将一些年轻观众的观影感言辑纳于此——

——编者

“每一个明知必死却敢于赴死的画面都让人感动”

影片一改以往战争题材在时空上的壮阔叙述和崇高抒情,而把非主力部队的战斗“显微化”,把平凡战士的性格与成长人性化,在狭窄时空呈现宏大场面,从技术层面丰富战争本身的信息量。炮火的疯狂表达,似乎屏蔽一切生机,甚至观影者的呼吸。战事无论大小,对个体而言,都是生死大课题。

借助现代化特效,令枪膛推出子弹、泥土碎裂等声与形,鲜明而富有质感地震撼观众的内心,那是沉重而混沌的死亡音符,必须以生的绝响来谱就。

——江锦灵(教师,1984年生,余干)

紧张感充斥着整个观影过程——每次刚结束一场恶战,还没喘口气,新的炮声又隆隆炸响。电影的音效特别棒,满崽斗野猪时的配乐和战争时如在耳边的枪炮声,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,我和最初的满崽一样手足无措。

看电影过程中我哭了三次,一次是大牛把六个弟弟的肚兜交给满崽,一次是满崽唱起客家童谣《月光光》,最后是妈妈在树下等待孩子归来……

——夏铃音 (南昌大学学生,1999年生)

电影拍摄得很紧凑,虽然只有老大、老五、老八的戏份,但是八兄弟的感情展现得非常好。满崽渴望追随兄长步伐,渴望得到兄长肯定的感觉也表现得挺好。大牛顾全大局,为了集体宁愿牺牲小我的英雄情结,也被邵兵演绎得很好。何润东演的神枪手虽然戏份少,却也演得不错,存在感挺强。“盗墓老头”老赵的扮演者高强不愧是老戏骨,演技给力。整部影片感情充沛,剧情十分催泪,我一个大男人几次泪崩。

——徐 航(网络作家,1988年生,南昌)

作为能够引起我们共同审美愉悦的、最为敏感的要素,色彩在再现艺术中,不但能真实再现对象,还能创造幻觉空间效果。导演高希希显然深深明白这一点。通观全片,《八子》在呈现历史的真实与情感的真实时,将色调区分为二。一是热血战场所采用的深灰色调。灰黄的土壤、青灰的军装、深灰的补丁、炮火里走出的面目坚毅的“黑人”战士……这让影片在呈现热血与硬核时增添了凝重。二是村口大树下母亲守望时出现的鲜活色彩。新绿的叶子、红色的肚兜、青翠的稻田和银色的发。温馨色调中寄寓的是温情与理想,是希望。色调的冲突强化了战争的残酷与情感的沉厚,让观众印象深刻。

——杨建英(江西师范大学硕士在读,1989年生)

这部电影我刷了两次。但每次出观影厅,都情绪激动。八子参军,全部牺牲。满崽炸桥的那一刻,画面在脑海久久不能忘怀。赣南人民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,让人崇敬、让人感怀、让人铭记。

影片兄弟情、家国情、儿女情三条主线贯穿始终,节奏紧凑、情感细腻、场景宏大,体现了极强的叙事技巧和别样的战争美学。

——吴 敏(电视评论员,1988年生,南昌)

高希希利用电影工业技术,将艺术化、思想性与观赏性完美结合。这部影片里,“英雄”只是一个符号,它浇灌的是民族精神,重新发现了“红色经典”的当下意义与价值。

——曾悦之(凤凰网江西文化主编,1985年生)

每一个明知必死却敢于赴死的画面都让人印象深刻。

当下年轻人容易浮躁,也越来越习惯忘记,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故事,很难切身体会他们为了一个主义,甘愿牺牲生命。当前的电影市场中,3D动作大片、玄幻大片、特效大片等,往往成为年轻观众的最主要选择,相反红色题材的影片的确看得不多。其实,我们真应该来看看。

——尹斐生(南昌大学研究生,1994年生)

“一个男人要走过怎样的路,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”

回顾残酷和直视残酷都是在挑战人性里竭力掩藏的部分。就像战斗过后大牛攥着弟弟五牛的肚兜,弓着背缩起肚腹像掩藏一个伤口和疼痛,在战场睡去。镜头不断拉远,他在遍地残肢漫卷硝烟的冷灰色死亡里,呈现出婴儿在母胎里的姿势。睡着了,真好。我觉得高希希导演最精彩的是淡化了背景和历史,甚至把“八子”简缩到“三子”,所有的历史只简略到某月某日发生的某事,故事简单到只有敌人来了,战斗,休息一下,再战斗。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某种麻木的日常的脸,除了满崽。在我们赣北武宁的方言,没长成的小牛叫“牤崽”,发音和“满崽”一样。家里最小的孩子也叫满崽。满崽像一头不明状况的小牛一样闯进了大哥杨排长的队伍里。他像一头小牛一样尥蹶子、乱闯、发蒙、欢喜。不服气、讨厌、崇拜、别扭,表情都那么生动,看着他让人体会到一个老农看着一头生机勃勃的小牛的欢喜。电影里有名字的人物不多,每个都亲切得像老家的叔伯兄弟。一段抹掉了硝烟血痕和泪光高光的时间片缕,我们看到了那些人。

——张 雷(武宁县融媒体中心记者,1986年出生)

一片红色的土地上,演绎着少年的成长史。英雄的身躯里流淌着的都是善良的血液,他们又将从善良进化,变得鲜活、质感起来,挣扎着成长为具备家国情谊的英雄。电影中,18岁的满崽在流泪与流血中成长,由怯弱走向了刚强、坚毅,终究以绚烂的方式成就了自己,书写了个体对于家国、亲友的大义。观看影片时,内心一直被感动着,看着满崽的转变想起了自己,大学毕业的时候,在下着雨的北京城坐在公交车上,思考自己的人生,车停了,便决定回家乡。后来又放弃了高薪做了一档《乡贤》短视频的制片人,中途很多人不理解,开始自己是焦虑的。那时候想起年幼开始写作的梦想,希望通过文字影响他人,带给大家愉悦;而今《乡贤》栏目,像一本厚重的书,自己就是写书的人,用笔和镜头影响到更多的人,意念愈坚定了,焦虑便淡去。满崽实现了自己于家于国的价值,而我们又何尝不是在不断突破,找寻理想的归宿呢!

—— 刘骏文(电视制片人,1994年生,抚州)

满崽这个人物让我想到鲍勃 迪伦的歌词:“一个男人要走过怎样的路,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。”

——甘雪芳(司法警察,1987年生,吉安)

“母亲,在村口的大树下站成一缕母爱的馨香”

“哥,从小你就背我,现在我背你过河。”这应该是电影中最温情的一幕。点燃炸药,满崽冲上桥去,背起重伤的哥哥,他看到妈妈在呼唤他们,电影最后,妈妈站在村口大树下翘首以盼孩子们归来,恍惚中,少年大牛背着满崽,和六个弟弟一道,奔向妈妈……

八子去,无子归。村头大树下的母亲,让人泪水涟涟。

——刘 帅(书法家,1987年生,南昌)

一位母亲,把自己的八个儿子先后送去参军,然后在村口的大树下站成一缕母爱的馨香;一位大哥,在战火中失去了六个弟弟,却仍然教会最小的弟弟如何勇敢地面对炮火。

——徐琳婕(教师,1984年生,浮梁)

走出影院,那位母亲站在大树下痴痴眺望的画面,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桓。这成为文艺史上的经典定格,只是此次出现,我却深感陌生、深受震撼——因为她的眼神里,不是怨妇的苦盼夫回,也非单纯的“意恐迟迟归”,而是金黄稻浪映衬的枪林弹雨,是八个儿郎代表的英雄红军,是母子情深背后的家国情怀。

电影《八子》赋予了八子参军的故事更为深邃的内涵,让“八子参军”从一个单纯的红色故事,升华为一个厚重的红色产品,把红色记忆阐述得“有筋骨”,把红色经典演绎得“有意思”,把红色基因译解得“有温度”,把红色文化传承得“有力量”。同时,也给文艺史的经典画面注入了全新的时代内涵。

——罗 铮(公务员,1984年生,南昌)

赣南赣南

从新闻上看到《八子》开拍,我就满怀期待,因为这个电影故事原型与赣南有关,而我在赣南工作生活了十五年。影片开头葳蕤延绵烟波浩渺的山水让我有一种亲切感,那就是我印象中的赣南山水。视觉效果非常震撼,血肉横飞尸横遍野,战争场面的惨烈以及亲情、战友情、爱情等人性的温暖,使我心酸中不觉地涌出热泪:当杨大牛在五弟牺牲后,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刻下血痕;当满崽的心上人兰花唱着客家山歌送满崽上前线,一声“哎呀嘞”我已肝肠俱断;当生死攸关时刻满崽背起中弹的大哥;两鬓斑白的老母亲在村口的大树下盼望八子归家时空洞的眼神……这就是曾经发生在赣南大地上的真实事件,或许现实比影片还要惨烈,影片在一团巨大的爆破浓烟中结束,杨家八个热血汉子全部战死沙场,我的心很痛……

——周 簌(自由职业者,1984年,赣州)

作为土生土长的赣南人,我在观看这部电影时,对里面的人物以及山歌等元素,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。我想到了赣南作家简心的一部作品《赣南血型》。大哥背满崽过河以及最后满崽背负伤的大哥过桥的画面,令人走出电影院后久久不能忘怀。当然,还有一个镜头:激战间隙,排长从一名牺牲的战士口中取下烟,猛吸一口,吐出一缕烟。这样扎心的画面,虽然一闪而过,却暗藏无限力量。

——王继亮(媒体人, 1983年生,赣州)

我有个室友是瑞金人,他的曾祖父参加了红军,长征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《八子》讲述的也是一个普通赣南家庭的母亲因为心中那朴素的情感和大义,将八个儿子送上战场的故事。子弹无眼,炮火无情,这八个青年全部牺牲了。有时在网上看到那些采访老兵的视频,会发自肺腑地敬佩他们。当那位母亲一个儿子也等不回来时,她的心该有多痛啊!打仗总会死人,卫国必有英魂,想到这里,我不禁对无数将热血抛洒在战场上的赣南子弟心生崇敬。

——王文明(江西师范大学学生, 1997年生)

细节艺术让我们的英雄血肉丰满

八子参军的故事在我童年生长的乡村,人人都耳熟能详。《八子》这部电影丰富了我童年时对这个故事的想象。

影片一开始,高清镜头下,山清水秀的山区美景与枪声的骤然响起形成鲜明的对比,鲜血迸溅,溪水换色,敌人的杀戮和战争的惨烈让人心惊肉跳,连呼吸都小心翼翼。

满崽在寻找大哥的路上遭遇了一头凶猛的大野猪。他起初很害怕,被追得满山乱跑,被逼到绝境时,他坚强起来,用把小刀杀死了凶猛的野猪。这个场景很耐人寻味,既表现了当时的生存环境之艰难,又展现了十八岁的满崽一段小小的成长历程,为后面满崽在经过战争淬炼,由惊惧、胆怯、畏惧、恐慌的新兵迅速成长为英勇、刚毅、无惧生死冒着枪林弹雨冲回桥上背大哥的柔情英雄做好了铺垫。

老五在战场上不幸中弹,排长杨大牛用力拽着他,想把五弟从死亡的边缘拽回来。老五说:“哥,我想妈。”这句“我想妈”像把锋利的刀子,瞬间通过巨大的银幕扎进我的心窝。疼痛渗进血液,爬向我的全身。此时,敌机又来了,生死关头,老赵把排长扑倒,救了他一命,但老五牺牲了。镜头里,黑色的浓烟掩映了天空,让天空灰蒙而低矮,而寄予杨妈妈温情的肚兜却从浓烟里飘了出来。这件轻柔温暖的肚兜好比一个无声炸弹,扔进观者的心田,让人产生说不出的悲痛,百感交集,催生泪点。

战后,镜头从高空拍下杨大牛孤独地蜷缩在阵地上,就像个被人遗弃的幼小孤儿,让人心生怜爱。他没有流泪,但比流泪更加让人动容。他只是把五弟的红肚兜紧紧地抱在胸口,似乎这样就能保护好亲人。

杨排长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割出一道道伤口,每一道伤口,都是无法忘记的伤口,都代表了一个英勇献身的弟弟,每一道伤口都长在杨排长的心头,也深深地印刻在每一个观众的脑海里,默默无言,但有剜心的剧痛。

剧中的老赵反复说:“老杨家八个儿子没了六个,总得给他家留下一个吧。”这样的台词直击人心,让人不自觉将自身代入到剧情中去,代入到杨大牛、杨五牛、满崽、老赵,甚至杨妈妈的角色中去,设身处地地站在每一个英雄角色中去感受和体悟。

邹有庆总是对排长杨大牛说:“你要给咱们排留下几颗种子!”最后,他也倒在炸桥的前一刻。

杨妈妈,这位平凡朴素的母亲戏份很少,而且都是侧面出镜。影片最后,满崽成功炸毁了吊桥,阻挡了敌人对主力部队的追击,但他和排长杨大牛一起葬身谷底,红肚兜在天上飞。紧接着,镜头一转,家乡的村庄依然宁静安详,年迈的杨妈妈站在村口的大树下孤独而又深情地眺望,这是英雄的母亲,是我们的母亲。

——钟 洋(培训学校教师, 1988年生,萍乡)

来源:江西日报

编辑:孙鑫彤